【人物故事】我嫁给了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男人。然后他就退缩了

Daisy最后更新:2024-06-09 10:08:59

我在南美徒步旅行时遇到了斯科特。我原本想独自度过一段时光,但后来我去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游泳。我随身携带的只有一条可压缩的速干毛巾,但效果不太好。毛巾上还留着我最近泡水时的湿气,我浑身发抖。

然后,一个身材矮小、长着蓝绿色眼睛的瘦小男子拿着一条多余的毛巾向我走来。我立刻被他吸引住了,我们交换了名字并聊了起来。他告诉我,他有兴趣当一名儿童体操教练;我告诉他,我在幼儿园教书。热身了一会儿后,我们去吃晚饭。

【人物故事】我嫁给了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男人。然后他就退缩了1

我们很快就陷入了非常认真、忠诚的关系。斯科特有各种各样的理论,认为我们是因为命运和前世而出现在了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。我们各自还有大约一个月的旅行时间,然后就得赶飞机回家乡(我去多伦多,他去纽约),我们放弃了各自的旅行团,在一起。我们都相信,尽管在家里相隔很远,但我们可以让一段关系继续下去。和他一起这么快地搬家感觉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情,这有点吓人。但斯科特正是我想要的那种人:善良、思想开放、精神丰富,年纪稍大一些。

回家前一晚,斯科特和我紧紧依偎在酒店房间里。我们俩一夜未眠。尽管他一再安慰我,我还是担心我们会失去联系。他向我保证一切都会好起来,周末他会开车去多伦多,为我们预订去别墅或欧洲的旅行。然后,令我大吃一惊的是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向我求婚。我差点哽咽了。

最后我说: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他回答说:“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确定过。”我脑子里肯定有个声音在说,这太疯狂了——我不可能和一个只认识了几个星期的人订婚。与此同时,我的胃翻腾着。我欣喜若狂。忽略我的谨慎比忽略强烈的幸福感更容易。所以,第二天早上,我戴着戒指登上了飞机。

斯科特信守承诺,周末来看我。我们每天都会打电话,每天晚上我都会和他通过 FaceTime 一起入睡。最后我不得不换了手机,因为电池因为过度使用而烧坏了;如果不插上电源,几分钟内就会没电。但当你恋爱时,后勤问题并不重要。

我们旅行大约四个月后,斯科特宣布他找到了一份远程工作,可以让他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搬到加拿大。我疯狂地打扫了我的单间公寓,并告诉我的父母和朋友,终于到了他们见我未来丈夫的时候了。然而,在他搬进来两周后,疫情就来了。加拿大和美国边境即将关闭,斯科特真的很担心自己永远无法见到他免疫功能低下的父母。

我讨厌看到他这样。我想,如果我们加快结婚进程,我们就能获得双重国籍,越境时遇到的问题也会少一些。斯科特同意了,所以我们第二天就在市政厅结婚了。我没有犹豫,因为我希望我们能共度余生。我的一些朋友很惊讶,但他们知道我有多爱斯科特。最终,他们还是支持我。婚礼第二天,他开车回纽约了。

【人物故事】我嫁给了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男人。然后他就退缩了2

事实证明,在边境结婚与否并没有什么区别,所以我们不可能见面。在接下来的一年里,我不得不经常低头看着手指上的戒指,提醒自己我仍然是某人的妻子。我感到迷茫和焦虑,但一开始,斯科特每天都会打电话和发短信。他定期送花,还有其他礼物,比如珠宝,甚至新家具。但是,当边境限制解除时,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他拒绝了。“我只是不确定我想住在多伦多,更不用说加拿大了,”他说。我很震惊——这一直是我们的计划——但我尽量不让它成为交易的破坏者。

但在那之后,斯科特就没那么热情了。他确实开始偶尔周末开车过来,但每次来都感觉更不自然。在我身边时,他会变得沉默寡言、内向。他来找我似乎是因为他不得不来,而不是因为他想来。他也不再想做爱了,所以我不再觉得自己是他的妻子,而是开始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朋友。

后来,有一次,我告诉他我们的婚姻显然失败了,我想见见其他人。我一边哭一边告诉他——这真的很难说。但他马上就明白了,说我和其他男人约会也没关系,而他可以先安排好自己的优先事项。我们并没有正式分手,但我们同意暂停一切,保持开放的关系。

于是我下载了 Hinge,开始约会其他男人。起初,没有人能与斯科特相比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想勾搭一下。但几个月后,我遇到了朱利安。我向他解释了我的情况,并提到我和斯科特有可能复合。他说他不在乎,也不想认真对待。朱利安非常理解。他是一个聪明、随和的人,最重要的是,他身体上和情感上都很贴心。

我们交往了几个星期后,他承认他真的很喜欢我。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,但我不确定自己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,所以我没有回应。不过,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我们的关系确实开始变得更加认真。朱利安见了我的朋友、家人,甚至一些同事。我意识到我爱上了他,不仅仅是因为他真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,还因为我真的喜欢他、尊重他。我想我意识到花时间去了解一个人的价值,而不是听从一时冲动。

就在我开始放松地接受新恋情时,斯科特打来电话。谢天谢地,我一个人在家,因为当来电显示上显示他的名字时,我脸红了。闲聊了几句后,他告诉我他想我了,打算周末开车过来。我感到一阵兴奋,夹杂着恐惧和焦虑。“你会留下来吗?”我问道。他说他还不确定,但他爱我。我愣住了。我不忍心说我遇到了别人。所以我让他来镇上,隐瞒了我新男友的事实。

那天晚上,我告诉朱利安那个电话,承认我仍然对斯科特有感觉。朱利安很伤心,但他告诉我,我应该做任何我需要做的事情。我感到无比宽慰。我知道,如果我不抓住这最后一次机会看看我的婚姻是否还有希望,我会后悔和朱利安继续下去。

斯科特到来的前一天,我哭个不停。他开了一整天的车,所以基本上他一到我家我们就睡觉了,再次睡在一起感觉很奇怪。第二天,我们又开始吵起来。我问他十年后会怎样。他耸了耸肩。我问他五年后会怎样,他又说不知道。“两年呢?一年呢?”他没有答案。他的含糊其辞让我很恼火。我知道他不是故意要搞坏关系,但他无法承诺让我很难过。同时,这也让我能够继续前进。“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结婚呢?”我问他。“因为我们相爱,”他说。“我们曾经相爱过,”我纠正道。

之后,我告诉他我遇到了别人。斯科特对此感到非常沮丧,但我们一起花了几个小时来消化这种变化。他问我生日和节假日是否还能联系我,我说可以。那天晚上他晚些时候就离开了。

第二天,我把一切都告诉了朱利安。他明显松了一口气。我们至今仍在一起,我们的关系很轻松,充满爱意。我们肯定想要的是同一件事,那就是慢慢来,让我们的关系自然发展。至于斯科特,我们已经启动了离婚申请程序。自从我们分手后,我就没见过他,但他还是会时不时给我送花。


转载地址:https://torontolife.com/city/kiss-and-tell-married-quickly-cold-feet-holly/
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www.ehouse411.com网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ehouse411.com立场。

写留言
生活服务
最新资讯
首页
发布
私信
0
关注
我的